Сяньфохэцзун 仙佛合宗

Материал из Даосская Библиотеки
Перейти к: навигация, поиск

К списку трактатов

Автор

У Чунсюй

Содержание

伍冲虚于自序曰:昔曹老师语我云:“仙道简易,只神炁二者而已。” 修仙者必用精、炁、神三宝,此言只神炁二者,以精在炁中,精炁本是一故也。一神、一炁即是一阴、一阳。

予于是知所以长生者以炁, 炁者,先天炁,即肾中真阳之精也。人从此炁以得生,亦修此炁而长生,唯用修而得长其生,故称修命。陈希夷所以云“留得阳精,决定长生”是也。

所以神通者以神。 神者,元神,即元性,为炼金丹之主人。修行人能以神驭炁,及以神入炁穴,神炁不相隔碍,则谓之内神通。能以神大定、纯阳而出定,变化无穷,谓之外神通。皆神之能事,故神通即驭炁之神所显。

此语人人易晓,第先圣惓惓托喻显道。 托喻者,以神喻姹女、喻离女,喻妇、喻妻、喻我、喻汞、喻砂也。以元炁喻婴儿、喻坎男、喻夫、喻彼、喻金、喻铅也。喻虽多,不过心肾中之二物。

而世多援喻诳人。 借古者以人喻为言者,便假说以女人为彼家,以阴户为鼎器,以行淫为配合,以淫媾久战而诳人曰采取,取男媾之秽精,女媾之浊涕而吞之曰服食。此广胎息之异说也,岂可以犬马媾后而啖遗精之事而教人乎?有借古者以外丹药喻为言者,便用砒、硫、胆、硇、盐、矾、硝、皂、杂物烧炼炉火以诳人,而阴为提手行其拐骗之诈谋。

致道愈晦, 世人贪女鼎之乐,以淫媾而失精,反称曰采补。本催死之事,反称不死之道。宁贪数年之淫乐,无证果而速死,不学百日筑基成而得长生。愈行假路,愈不识性命之真宗。又有世人贪求横财,烧炼炉火,只学点茅假银,反称为点化金丹。意图赚钱而得大利,反遭折本而倾家,愈信方土愚矣,愈不识真金丹之妙药。此所以道之不明,而日愈晦。

故先圣又转机而直言神炁矣。 喻本为明道而设,言其近似。邪人执喻为道,而遭反受害于喻矣。故自我邱真人以来诸祖,不得不直言神炁二者以决言道之真。

群书之作,或有详言神,则未有不略于炁者。或有详言炁,亦未有不略于神者。是亦天机之不得不秘也者。奈后世又不能究竟无全悟何?无完修何? 仙道以元神、元炁二者双修而成,故说性命双修为宜。古圣详神略气,及后世愚人不明乎炁,只妄言后天呼吸之事,所以不能全悟完修而成道。古圣详炁略神,后世愚人不知所主者在神,只妄猜修命不修性,犯吕真人所言,如何能人圣?所以亦不能全悟完修而成道。流祸至于人人易仙道而轻谈,僧人小视仙道为不足证。

予亦正欲均详而直论之。夫既谓炁为长生之本, 有命之蒂也。

宁不以神受长生之果者乎? 有性之根。

将谓神为修长生为主,宁不以炁定长生之基者乎? 一日,户部郎四愚张公名学懋来冲虚子道隐斋中问曰:“此四句是如何说?”伍子答曰:“此性命双修之说也。炁为长生本者,言先天炁即真阳之精。世人耗尽此精炁,则能丧命;返还得此精炁,则能长生。所以古云“炁是添年药”,又云“留得阳精,决定长生”是也。我言学者要知长生之本为先天精炁,当知非容易可得者。必由神而驭之,而得长住长生,则此长生之果唯是神长住之所受用者,故说受长生之果是神。神为修长生主者,言若不以元神主乎炁,便不得真长生之元炁。《经》云:“神行即炁行,神往即炁住。”我故说修长生之主是神。然神非得炁定基,而长凝神入于炁穴,则神随空亡,而无所长住,而不能长生。必得真炁为不死,而后神随之以不死。双修之理,少一不得。少神则炁无主宰不定,少炁则神堕顽空不灵。

是炁也,神也,仙道之所以为双修性命者也。 《西山记》云:“虽知养性之理,不悟修行之法,则生亦不长。虽知修炼之方,不得长生之道,则修亦无验。”

且谓今也以二炁为论,所以明生人、生仙佛之理也。 炁曰二者,以其先天炁及后天气分二体而二其用也。先天必因后天而采取、而烹炼、而入穴凝神,方能神炁合一。后天必因先天而有归依,有证果还伏而寂定。唯二者当并用,故并论之。然欲明生人之理,其先,后天之炁回生身,曰成身,皆以顺行,及住世间,亦皆顺,欲明生仙佛之理,其二炁随神而返身中,皆逆用而还伏,为静定寂灭而真空。若二炁不顺行,则人不能生;二炁不逆行,则仙佛亦不生。

药物为论,所以明脱死超生之功也。 人生有必老病死之理,唯真精元炁为救老病死之药物。修炼之而服食之,除其老病苦,得不死而长生者。

而火候集古为经,所以合群圣仙机列为次第之宜也。 世人皆知圣人传药不传火,为见薛道光之言故也。及我博观,则见圣圣皆有传火之言。但不全言而皆略,即我所说略于气者。我欲全言之,又不敢下口。便下口言之,而人未必信征,未必能用,与不言等耳。故集众圣之略言者,而成我欲全言之志。即过去世高真上圣度世之言,留为未来世圣真为常行不易之经,故独以经名,永灭却未来世言有候、言无侯者之偏疑耳。且知众圣皆已言之,精明慎密如此,非我臆说杜撰之言也,真有切于度世矣。

喻筑基,论二炁渐证于不漏。 定息还精炁,谓之筑基。息定精还,谓之基成不漏。若有漏,则不能为胎神之基。无漏,则身可久生而为伏炁胎神之法界也。

借炼药,论二炁成一而不离。 药不炼,则金木间隔,炼之者,金木合一。火药适均,即所谓相见结婴儿者。

阐伏炁,论藏之内而不驰诸外, 阐者,前人皆秘而不言,此独阐扬直论之也。外驰者,炁散而神无所归依。伏者,即所谓若欲长生,神炁相住之谓。

虽反复言炁,而不见其繁,立一名彰一义也。 言后圣见名,当思所以用实义,勿作世间时文、套语忽过。

论炼己者,论其成始成终之在真我。 真我者,是言己之本来面目,即元神本性之别号也。凡所为采药、炼药,基之筑成于始者,皆由炼已,证本来面目之成于始者,即所以修性于始也。所为伏炁、胎息,为脱胎、出神、成还虚于终者,皆由炼己,证本来面目之成于终,即所以修性于终也。始终皆是本性而成仙。能复真性者,即仙也。非真性者,即非仙也。世世之愚人,不知仙即是性,与佛即是性同,所以举世谈仙,而莫知所学,而亦莫有所成。但仙圣始言炼己者,以其有诸相对者,是性之用于世法、世念中,而逆回者言之也。终言炼神还虚者,是性之无相对者,独还于虚无寂灭而言之也。其实只是一个性真而已。世之愚人堕于邪说、外道者,妄执邪见,偏于谈仙、谈佛。谓仙不是性而佛是性,谓佛毕竟与仙不同。不信《法华经》所谓“仙人授佛妙法,如来因之成佛。”不信《华严经》所谓“如来大仙道,微妙难可知。”即不信佛言,何必强谈佛?予谓不但不知仙,不知佛,并亦不知自己性,而徒妄言诳语,以惑世自堕。可惜于仙佛法海中,不能见一浮沤,真可怜也!

专言神,而不见其简,操一机,贯一义也。 元神本性,主宰乎性命而双修。始也欲了命为长生超劫之基,则以性而配命为修,固双修之一机。终也欲了性为长生起劫运之性,则以长生之命配性而为修,亦此双修之一机也。此正显名直捷全机,简而不简着也.

鼎器之论,见神炁之互相依。 此即命依性而了命,性依命而了性。炁依神则能化炁,神依炁则能化神。

胎息之论,密指胎其神而息其炁。此又合神炁而归其妙化于神而虚者也。 胎息之初,炼炁以化成神,即《经》所谓“不出不入,自然常住”者。如佛之龙宫一定七日,菩提树下一定七日。仙曰胎圆,佛曰灭尽定。及阳神出现,仙曰出神,佛曰始成正觉,如来出现,从此皆名顿法。仙曰炼神还虚,佛曰虚空界尽,我此修行,终无有尽,此皆神而虚无之极境也,所以能超过天地劫运者,仙佛皆要如此而后可。

如此语成九章,道明无极。复以曹老师昔为我浅说道原者发明之,亦成一篇,冠之直论之首,先揭其大纲。 曹老师昔云:“古圣所言修行之事,及我素所言者,旨节目,即儒家所谓人道之当然者。我今再为尔浅说其道之原,即儒家所谓天道之所以然者。若知人而不知天也,不可。何也?凡曰大修行,非止于之此一生之事而已,必要证无上之上。先要知大道所以然之真,而后修得证所以然之妙,始可信心直行到极处。不然何所往而何所证?岂不误大圣大真之大志哉?”我今亦揭道之原,发明于篇首,以示修行之总纲。

而道体之全,已尽精微于《真论》,又致广大于《浅说》。且广大之不废详,精微之不废捷, 凡广大之言,皆止于大略,唯《浅说》之广大而兼详明无疏略处。凡精微之言,皆近于隐秘或烦琐,唯《直论》之精微而更捷要无隐烦处。

二者全备出世,而世始全仙道矣。 予论说全备成书,真足为世之鉴观者。虽有奸邪棍党,欺诳世之初学浅见,谓妙诀不载书,必要我口授,方知秘法,斯言固足取信于人,以施邪计。若有志学者,必要得是书而先观之,则求道有指亦而人不可欺以邪。已得真传仙道者,而后观之则有印证而可知玄妙之所以然而当然。已行真仙正道而后观者,则所行与道合不合,其功成不成,有所考据。若所闻所行合是书,即可信可成;若不合是书,即必不可信,必无可成。所以孔子云:“夏殷之礼吾能言,杞宋不足徵,文不足也。”子思云:“上焉无征不信,下焉不尊不信。”而谓《直论》全书可少乎哉?故陈泥丸亦云“若未逢师且看诗,诗中藏诀好修持。虽然未到蓬莱路,也得人间死较迟”是也。

倘有不彻诸书之简语, 语简而少,必不能发明至玄、至妙之大道,学者何以得彻悟?抱朴子亦云:“五千言虽出于老子,其中不肯全举其事,诵而不得要道,直为徒劳耳。文子、庄子、尹喜之文章,永无至言。或齐生死为无异,或以存活为劳役,殂殁为休息,其去神仙已千万亿里远矣。”

必当从此证会其全。 古仙佛诸书,皆详一而略一。如仙书只详言炼精化炁以出欲界,曰采取、曰烹炼、曰成丹、曰服食。至于十月之炼炁,但曰守中,不尽其化神之说。此皆书之所简也。如佛书只详言禅定,色界四禅之理,用之以出色界,即仙之炼炁转神入定也。至于欲界离欲除淫,如仙之炼精化炁者,但曰不除淫,修禅定,如蒸砂石,终不成饭。如来涅槃,何路修证?明明言淫之当戒,而不言淫机,身心所以得所?淫根何以得断?而成漏尽通、不死之阿罗汉亦是语之所以简也。我故曰,佛言详于终而略于始,所以无始者必无终。仙言详于始而略于终,所以有安于成始,而忽于成终者有之,亦即此序所谓详炁略神、详神略炁者。我见诸书,俱是如此,故以炼精、炼炁、化炁、化神而全言之。又,炼神还虚为超出无色界之所必由,皆为从前仙圣之所略言者,但曰九年面壁,我乃以大定、常定之至玄至妙者而历历全言,全之又全,愿后之人人得与仙佛齐肩,皆从此《直论》一书悟入。

有不悟诸书之隐言, 言隐则拟议者难以知隐即喻也,如《参同契》之喻乾坤、喻坎离,如喻日月、喻水火,如喻彼我、喻男女、喻夫妇,如喻龙虎、喻乌兔、喻龟蛇,如喻药物、喻铅汞、喻金木,如喻甲庚乙辛,喻丙丁王癸、喻戊己、喻火候、喻鼎器,如此多喻,即令人能以喻悟正。犹且难知,无奈妖人又且借喻叛正以惑学者,人将何以参悟哉?故抱朴子云“考览奇书,既不少矣。率多隐语,难以卒解。而意之所疑,又无可咨问”是也。

必当从此证钻其显。 人身中只有精、炁、神三宝为得生之本,此论所说神与精只用先天,忌用后天,而炁不能无先后天之分用。此语说得何等显明!《心印经》曰:“上药三品,神与炁精。”已直言之矣。百日内之理,我显言精、炁、神者,亦遵之也。养胎定神,只有神炁二者。《胎息经》曰:“若欲长生,神炁相住。”已直言之矣。为十月内之理,我于此显言神、炁者,亦祖述之也。固不敢巧立约言以为显,又不敢重立喻言而终成不显。熟计古昔诸书,近于有道之世.可易明易悟,虽借喻言亦无害。今之世,傍门邪说横行,遍满天下。各立门户,借喻诳人,令学者无所从由。于此不可复用喻言之世,不得不显言直论,以开正门,辟正路,接引后圣,而易悟入。我之愿也,敢不勉焉而直论之哉?

读此者了然解悟, 后圣得《直论》而读者,必得顿然解悟。我以四十余年究竟之力而悟,后圣不终三日,彻见而彻知,并解悟二经之法旨,不大便益耶?

则其超凡入圣,端在兹乎? 古人有一字之师,有一句之师,曾谓此论注已六万言矣,不可师教未来际圣真哉?即其解悟能由于此,修证亦必由于此矣,其因果必不昧。